“每只股票只给6个月时间”“最冷血”教练——国泰基金郑有为
【字体:
“每只股票只给6个月时间”“最冷血”教练——国泰基金郑有为
时间:1970-01-01 08:0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这从郑有为管理的基金净值曲线上也可见一斑,没有暴涨暴跌的心跳,如同一位坚定的攀登者,前行的道路上即便有纠结,也总是朝着一个方向稳步前行,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

  郑有为是国泰江源优势精选的基金经理,也是当前市场中少有的近几年业绩相当不错的全天候、均衡型基金经理。

  在近两年极致的市场风格之下,赛道型选手崛起,基金排名争夺战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来得激烈,擅长“全天候”策略、走均衡路线的选手,要么在业绩血拼中被淘汰出局了,要么在排名压力中选择了“更容易的那条路”,能够坚持下来并且做得还不错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而郑有为凭借自己不一样的全天候能力,成为了当前市场中机构资金优选的均衡型基金经理,究竟他有什么特别之处?

  上图是郑有为目前管理的4只基金,其中管理时间最长、规模最大的国泰江源优势精选A,机构持有比例超过60%,另外两只基金机构比例也分别达到39%和25%,也就是说,郑有为目前管理的超过120亿元的资金中,大概有将近60亿是来自机构的钱,妥妥的“机构珍藏版”选手。

  正如我们上面提到,均衡策略在近两年极致的市场风格之下并不吃香,很难在一众极致选手中脱颖而出,但拉长到两年半的业绩维度来看,大浪淘沙之后,郑有为的“珍贵”才真正显现出来。

  其中,郑有为从2019年6月4日开始管理的国泰江源优势精选A,截至2021年11月30日,任职以来累计收益率达到216.69%,是同期沪深300收益(31.11%)的7倍,近两年、近三年收益均位列同类前1/10,并且,发现闪光点没有?随着基金经理管理时间的拉长,产品的排名也更加靠前。

  大家一直都在说长跑,这就是长跑的价值,即便每一年都不是最优秀的那一位,但郑有为每一年都不曾掉队,随着时间拉长,他的胜率也就越高,对基民而言,没有大起大落悲观离合,这才是长期投资的价值。

  所以分析基金经理的时候,我们除了看历史业绩,还得分析业绩来源是什么?是源于行业、时代的贝塔,还是基金经理个人的投资能力?

  上面是郑有为管理国泰江源优势A以来的基金行业配置变化图,可以看出,过去两年多的投资中,郑有为在行业配置上其实是非常均衡的,两年半两倍的业绩并不是靠豪赌某一赛道“躺赢”。

  从消费、材料、金融和信息技术几大重点行业的比例变化可以看出,基金经理“全天候”的能力真正体现在了仓位上:

  看到这里,是不是觉得机构真的是目光如炬,怎么能够选到这样让人省心的产品?

  那么,郑有为究竟是如何炼就一身随时与各种市场风格应战的身手的?他最特别最具优势的地方在哪里?

  日前,女侠跟郑有为进行了一场深入的交流,他从学生时代讲起,从自己钓鱼的爱好讲起,好听的声音如同涓涓细流,竟让我一时想起了《大河恋》里的那位钓鱼艺术家布莱德·皮特,但是两个多小时的交流下来,我知道,郑有为不是Paul(《大河恋》的主角,被称为钓鱼艺术家,具有浪漫主义色彩),无论钓鱼还是投资,对他来说都不是一场艺术表演,而是真正靠技术和能力去收获回报的过程。

  就像他说的那句话:“我在投资中没有太多浪漫主义情怀,投资我的兄弟们都是背着KPI的,我的任务就是帮助我的持有人实现他们的投资目标,我其实是一个纯目标导向型的基金经理。”

  在他看来,每个个体都是有差异的,不应该刻意追求自己的投资方法像谁,30岁的巴菲特也不知道自己60岁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投资方法呢。

  郑有为学生时代就开始接触股票,跟每一个悲伤股民的故事一样,他在2007年的牛市中一度赚了翻倍的收益,而后又在熊市中将盈利悉数归还给了市场。

  此后他下决心要走金融科班的道路,考取金融方向的研究生,并在东方证券等机构进行了沉浸式的实习,在毕业之前就已经打下了行业研究员的基础。

  2011年加入平安资管,由于基础扎实,三年后便晋升为投资经理,在当时牛市和新手光环的加持之下,2014年、2015年均录得了不错的业绩。

  但挑战接踵而至,2016年郑有为接手了一个绝对收益账户,不久就遭遇了熔断的突袭。该产品设置了0.9元的清盘线,看着净值一路下跌,在0.92元附近,郑有为终于下了狠心清仓,非常惊险地保住产品的底线。

  “一个偏科的选手,就如同只会种玉米的农民,一旦年份不好,天气不适合玉米生长,就只能遭遇歉收的结果。”郑有为认为,不能把收益率完全交给市场决定,不做“看天吃饭”的农民,就必须实现全天候的覆盖能力。

  投资和钓鱼,对郑有为而言都是真爱。每个周末,他都会规划出一个上午的时间,从早上6点到中午12点,沉浸在钓鱼的世界里。

  不像古人,比如姜太公之类,钓的是风度与气节,郑有为的钓鱼是真钓鱼,他对自己的要求是每次都要有“鱼获”。

  钓鱼有很多不同的场景:海钓、湖泊钓鱼、河流钓鱼,比如抖音上的“钓王”邓刚就擅长东江台钓,专注于这一领域。但郑有为不,他会钻研不同场景和不同钓法,所以无论跟朋友出海海钓,还是相约湖边垂钓,他每次都能够有所收获,在他看来,这就是均衡的能力带来的结果——“绝对收益”。

  在这两件事的触动之下,从2016年开始,郑有为从一位医药行业投资经理走向了全市场,他做了大量的调研工作,在金融、制造业、成长、周期各个行业和领域中找样本公司,了解不同企业的商业模式,不同行业的估值方法,并进行横向的行业比较等等,最终形成了自己全天候、均衡投资的理念和框架。

  投资何尝不是如此。郑有为为了让自己在投资中始终保持奔跑的能力,硬是给自己设置了一条红线:单一子行业投资比例不能超过30%,防止自己因为过度依赖于某一个行业获得太多超额收益,形成路径依赖。

  郑有为的不幸或者机遇——取决于你怎么看——就是他在2019年接管了一只2018年熊市里面发行的基金。

  当时郑有为从工作了6年的平安资管离开,加入公募基金的赛道。2018年市场单边下跌,基金业绩压力比较大。面对这样一只产品,如何能够获得更高的胜率,不让业绩流于平庸?

  为了获取丰厚的“鱼获”,他一开始就制订了自己的“钓鱼策略”(投资策略)。

  郑有为从一开始就想清楚了,自己要走“绝对收益”的道路,争取每一年都能够为持有人赚钱。

  赚多少呢?他定了15%的年化收益目标。计算公式就是,名义GDP×2。按照中国的国情,大概就是15%的复合年化收益率。他做了功课,从全球资管界的角度来看,如果长期能够实现这个收益率甚至有所超越,就已经是相当不错的业绩了。

  截至12月21日,郑有为管理国泰江源优势精选A两年半来年化收益率已经达到56%,过去两年是大大超越这个目标了,但这与过去两年市场整体较好有关,基民不能把50%的年化收益率作为常态。

  在钓友圈里,有一本风行了三百多年的“垂钓圣经”《钓客清话》,作者艾萨克·沃尔顿并不是写单纯的钓鱼技术指南,而是将垂钓的哲学、垂钓中体现的做人的理想、生活的理想娓娓道来,包括简单、忍耐、厚道、知足等。

  许多垂钓的哲学,跟投资之道也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也是郑有为同时热爱投资和钓鱼的原因。

  比如,《钓客清话》里面讲到,有一天清晨,钓客戈登对兴致勃勃观看钓鱼的过客说:“我得告诉您,今天没什么风,太阳也有点大,钓红鲑可能有点不太顺手的。但我们还是可以尽力而为的,一个方法不行就换另一个方法,肯定能钓到的。”

  看天气、测水压、了解水底结构和周围环境,这都是郑有为在钓鱼之前的例行准备动作,放在投资上,就是对宏观环境和中观形势的判断。

  宏观环境是天气和水压,郑有为会通过信用跟货币的框架,来判断市场的风险和机会,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风险。

  郑有为有一系列的中观指标,他列举了其中一个他最喜欢的——股债比框架:将沪深300股息率,除以十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根据历史规律,当这个比率达到0.9以上,说明股票相对于债券有明显的吸引力,可以乐观地超配股票等权益资产。

  去年新冠疫情爆发之后,2月3日,股市开盘随即暴跌,郑有为却异常兴奋地发现,当天股债比指标达到了0.89,已经基本上靠近0.9的历史提示机制,通过这个指标,更坚定了对股市乐观的信心。2020年的一季报中,他也写道:“随着全球疫情形势转暖,我们判断下半年资本市场仍然积极可为。目前,股债比指标处于历史极值附近,两个季度以上周期而言,权益资产的胜率或较高。”

  看好天气环境之后,就是选钓点了,民间在这方面有很多谚语,比如“春钓滩,夏钓潭。秋钓阴,冬钓阳”,比如“春钓离岸三米三”,都是教大家要根据不同的气候环境选择不同的钓鱼地点。

  一部分是“战略资产”,主要是围绕消费、金融、老龄化相关的以及公用事业等商业模式较为成熟的行业,从中选取高ROE、高壁垒、现金流好的公司,充当组合的底仓,扮演后卫和后腰的角色,稳定获取15%的收益率目标。

  郑有为形容底仓的配置就是“做选择题”,哪些标的能够达到稳健获取年化15%的基础收益率,自己就会优先选谁。比如去年三季度,他将白酒股换成了银行股,就是基于白酒股估值已经太高,作为底仓的吸引力已经不如银行股。

  一部分是“战术资产”,这部分是组合当中的前锋及边锋,扮演进攻的角色,对于这部分资产,郑有为的做法就是行业景气轮动。

  “在A股乃至全世界的市场里面,要尝试赚取戴维斯双击的钱,就必须要依托于行业景气,在高景气度的行业当中去寻找具备阿尔法的公司。”

  比如围绕双碳的大背景,他认为需求侧与供给侧都会存在景气大幅上行的机会:其中包括以新能源、电动车、新材料、电子等为代表的新兴制造业。

  另外,国家安全背景之下的相关投资机会也已经进入高景气模式,包括以计算机为代表的信息安全;以供应链安全、进口替代的新材料、机械设备为主的发展安全;还有进入业绩兑现期的军工行业。

  根据行业景气度的变化,从中选取高ROE、高壁垒以及自由现金流创造能力强的龙头公司,就有机会赚取戴维斯双击的钱。

  (注:个股信息仅供列示,不代表基金经理当前持仓,不构成投资建议或承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确定了不同资产性质,选定行业之后,如何选股?在这个层面上,郑有为会选择“有所不为”,把更多的精力和能力圈放在对资产配置方向的把握上,优选胜率更高的龙头股。

  比如在去年以来这波周期成长股的行情中,郑有为就精准地把握住了大炼化这个板块的机会。

  去年八九月份的时候,他通过中观的维度发现,2020年前三季度纺织品的库存处于历史高位,开工率很低。但随着全球进入后疫情时代,10月份之后仅仅用了一个季度的时间就消灭了天量的库存,行业进入典型的去库存周期,是投资周期股最好的阶段。

  郑有为认为纺织产业链将迎来大的周期性机会,于是找到了相应大炼化板块中的行业龙头股,提前潜伏。今年一月份,短短一个月内,该股大涨超过50%,而伴随着股价的上涨,郑有为边打边撤,赚取了这一波“戴维斯双击”的钱。

  郑有为解释道:“我在中观的环节已经选了一轮行业的贝塔了,到微观个股的环节我只要阿尔法就足够了,这已经能形成阿尔法贝塔共振,赚取典型的戴维斯双击的钱,我不需要贝塔的贝塔。”

  “超级无敌大的弹性,看对的时候很过瘾,看错了损失也很惨重。所以个股环节我就是买龙头、买确定性,是胜率高于赔率的思维。”

  比如他经常按照自己的钓鱼守则,一二三四做足充分的准备,结果到了地方却连续三个小时都没有鱼儿上钩。周末钓鱼的时间就只有六个小时,眼看时间过半,怎么办?这时候郑有为会当机立断,收拾东西更换到备选钓点,常常就是在备选的地方,他钓得盆满钵满。

  投资也是如此啊,哪怕做了大量的研究,也依然可能犯错。因此,在投资中,郑有为也给自己设置了一套铁血纪律。

  “树不会长到天上去”,在投资中,郑有为是一位清醒理性的人,他会通过估值历史分位数、板块之间的横向比较以及国际比较来决定自己的买卖动作,尤其是个股的止盈。

  “我不贪恋肥尾的收益率。”郑有为说,在估值看不懂的时候,如果不止盈,就相当于“随风飘摇”,会造成组合的波动性加大,这是跟他绝对收益的目标不符合的。

  这张图是郑有为管理国泰江源优势精选期间对医疗保健行业的配置,我们惊讶地发现。作为一位医药投研背景出身的基金经理,郑有为除了在2019年二季度还配置了少量医药股之外,2019年四季度之后,他对医药行业的配置简直微乎其微,为什么?

  “我不买医药股就是因为它已经不符合我的买入标准了。”郑有为解释道,在自己的框架里,医药属于老龄化的范畴,也就是组合中“底仓”的角色,要担负的是后卫这样的防守职能。

  他指出,但在过去几年,随着医药基金的快速扩张,导致大量资金堆积在少部分高景气的医药子行业当中,把一些标的的估值和市值都推升到了一个我无法理解跟接受的位置上,达不到自己的买入标准,所以在“做选择题”的过程中,医药股也被剔除在外了。

  甚至,在今年医药股大幅调整之后,郑有为仍然认为,行业目前仍然看不到板块性的机会。

  就像周末守了三个小时还钓不到鱼一样,如果一只个股进入组合6个月仍然没有表现或者达不到预期,郑有为就会果断卖出止损,毫不留恋。

  在投资中,郑有为始终会带着“弱者思维”,他在早年分析海外投资案例的时候就已经发现,只有少数顶尖的投资人才能够做到精准的选股,而大部分其实是做不到的,小到购物、大到选择人生伴侣,都有可能选错,更别说选股了。

  就连“全球最传奇的基金经理”彼得·林奇都自嘲道:“抛掉好公司股票买进差公司股票的事,对我来说,简直是家常便饭、司空见惯。”

  “所以,我基本上给组合里的个股只有6个月的时间,要求它们6个月内必须有所表现,否则就有可能将其换掉。”郑有为说,自己在止损上毫不心慈手软,甚至有点“狠心”。

  “如果说我的组合是一只足球队,我是这场球赛的主教练,而市场是我的对手,我会根据市场的情况进行排兵布阵。

  底仓的个股就是后卫,我希望它能承担起防守的角色,进攻的时候可以弹性小一点,但防守的时候一定要少跌、防得住。如果作为底仓的个股,涨的时候涨不动,跌的时候还跌得多,那我就会认为是自己看错了,作为主教练,我得赶紧换另一个后卫上场。”

  至于自己的这支球队,郑有为不希望它们是全攻全守的荷兰队,踢的时候很精彩,但只能赢得“无冕之王”的虚名,无法长期取得好的大赛成绩。

  郑有为更欣赏的是意大利和德国的攻守均衡。组合里有前锋也有后卫,当市场比较友好的时候,增加前锋的比例;当市场比较险峻的时候,增加后卫的比例,稳打稳扎,长期下来就能够获得好的复合回报。

  采访了这么多投资人之后,我觉得,投资和赚钱也是啊。比如,基金经理努力的程度真的相差不了多少,而有无禀赋,真的决定了有些人总是能够更快更好地找到通往财富的正确路径。

  他是马来西亚华裔,祖籍广东梅州,曾祖父“下南洋”之后,全家人在马来西亚开餐馆扎根,到了郑有为这一代,家境就已经相当宽裕了,海外华人的赚钱禀赋是公认的吧?

  他高中之后入读华中科技大学,在武汉读本科期间,他看到了零售的商机,2005年就成为了首批淘宝卖家,月入几万,而武汉当年一套房子不过20万。

  2007年牛市我们前面说过了,他看到中国平安从港股回归A股,觉得保险是一个长赛道,于是重仓中国平安,作为一名股市新手,一年内资金就已经翻倍。

  股市失利之后,他也很会总结经验教训,不消沉不恋战,果断转向了金融专业进行沉浸式学习,掌握更加科学专业的投资理论,进军投资圈,前面我们说到了,从入行到担任投资经理,他只用了短短三年的时间。

  当然,努力和正确的方法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而郑有为总是能够更快速、更高效地找到投资赚钱的最佳方法,与他的理性、敏锐以及独立思考的能力密不可分。

  回到投资中,郑有为说,自己投资中几乎没有什么激情澎湃的时刻,因为自己是目标导向型的投资人,只希望每年都能够赚取稳定的回报,自然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案例”。

  这也是为什么超过60亿元的机构资金选择了郑有为,如果你想找风格均衡稳定的基金经理,就像每一次出海都能带着“鱼获”而归,那么郑有为大概率能符合你的审美。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