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华种业黑幕暴棚
【字体:
亚华种业黑幕暴棚
时间:1970-01-01 08:0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第二大股东南山牧场请求中国证监会立案查处亚华种业股份有限公司虚假披露、虚拟项目、擅改投资等行为,坚决不同意让亚华配股。

  “很少有股东不让上市公司配股的事例,却让亚华种业给碰上了。”中国证监会长沙特派办上市公司监管处副处长葛伟平这样评论此事。据了解,长沙特派办已经收到中国证监会要求重新调查此事的通知。

  亚华第二大股东反对亚华配股,令人觉得不可理解?这相当于反对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南山牧场走出这样一步棋,是一系列利益纠纷的结果,是政府主导型的上市公司内部矛盾恶化的体现。

  湖南城步县南山牧场创建于1973年,从1981年到2000年,连续20年盈利,总产值1.8亿元,创利润926万元。到1997年,其有形资产就达5000多万元,在各方面已经具备当时的上市条件。

  就在南山牧场想运作上市的时候,湖南省农业集团也要“组建”上市。这个省农业集团并没有经济实体,湖南省政府的某些人就想把“袁隆平”、南山牧场和省农业集团捆绑在一起,占用这个上市指标。“袁隆平”那时已经声名赫赫,没有理睬这个行政命令,退出了捆绑上市的计划。

  但是南山牧场就没有那么幸运。当时省领导下达指示,指标只有一个,南山牧场如要上市只能和省农业集团捆绑上市。湖南省邵阳市市委书记下命令给南山牧场:“加入亚华是省委的指示,不想加入也得加入。”而当时主管农业的湖南省省委副书记和邵阳市市委副书记也不支持南山牧场单独上市。没有上市指标加上行政命令,南山牧场被捆绑进入亚华。

  南山牧场的一位老场长说:“南山一心想上市,并没预料到自己会越陷越深,最终自身难保。”

  1998年7月,南山牧场与湖南省农业集团公司(第一大股东)、娄底高溪集团(第三大股东,现已退出)组建成立湖南省亚华种业有限公司。

  当地人称亚华种业为“太子公司”。原因是有一些省领导的孩子在这个公司里任要职。

  南山牧场被“拉郎配”进入湖南亚华种业公司,还有一个让他们至今感到不愉快的事。湖南省农业集团投入资本1.11亿元,其中无形资产价值534万元,所占股份高达40%以上。这个省农业集团下面连个实体都没有,无形资产却作为投资占了股权。

  而南山牧场虽然经营长达20多年,南山牌奶粉也在湖南的乳业市场占领了很大份额,但是南山牧场的商标在入股亚华时却没有进行评估。据业内人士估计,仅“南山牌”的无形资产就可值2亿多元。南山牧场最后实际投入有形资本0.33亿元,所占股权仅为21%,屈居亚华的第二大股东。

  事后有人评论说,在捆绑上市的过程中,如果公平一些,把南山牌做无形资产进行评估,那么亚华种业的第一大股东可能就不会是省农业集团。

  南山的品牌没有被评估入股,却被人无偿占有,这是南山牧场与亚华种业产生矛盾的又一个理由。

  南山牧场原场长、原亚华副董事长周英豪认为,南山牌商标没有进行资产评估,理应归属南山牧场。1998年亚华上市,关于商标一事由当时的场长谢请安委托一般工作人员蒋得灵(现亚华种业董事会监事)办理,当时南山牧场的许多人均不清楚情况。南山牧场无法承受来自“上面”的压力,被迫在募股人协议书上签字,协议约定“南山牌”可让亚华永久无偿使用。南山牧场一直认为“南山牌”还是属于自己的。

  直到2000年5月,南山向工商部门申请驰名商标时才发现商标已经不属于南山牧场,而归亚华所有。南山牧场场办主任张居鹏说:“落款签字根本不是当时南山牧场场长谢请安的笔迹,公章也一直是我保管,我根本就不知道这回事。这件事南山人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按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有关规定,“中国驰名商标”必须在商标注册地申办,所以南山牧场申请亚华将商标暂时转回南山牧场。亚华总经理蒋国平先是同意了。周英豪说道:“但亚华又出尔反尔,不久便要求收回商标和终止申报驰名商标。”

  2000年12月23日,邵阳市人民政府召开协调会议,纪要规定:“南山牌”商标问题按亚华组建时双方协议有关款项,确认归亚华公司永久使用,南山牧场不应再以牧场名义将商标转回,已向国家工商局提出的注册申请应在2000年12月24日撤回。”

  周英豪说:“当时邵阳市副市长魏太平指着商标转让申请表说:‘你签不签?你不签,换个人来签!’”周英豪最终还是签了字,签了字也免不了场长职务被撤换的命运。现“南山牌”已归亚华所有。

  湖南省邵阳市城步县县委书记周国立说:“当初上市,双方约定‘南山牌’归亚华无偿永久使用,实际上就是归亚华所有,品牌转让这件事合理也不合理。”

  按照这个逻辑,南山牧场的“南山牌”商标和“湘女牌”、“神童山”也被亚华无偿占有。

  为了把南山牧场捆绑进来,亚华种业在上市时承诺,筹集资金的一部分要投入南山牧场。亚华在招股说明书中承诺的投资达7626万元,用于南山种草养畜、乳品加工工程等建设。

  据南山牧场财务科科长周锋反映,亚华1999年年报中,显示给南山牧场的资金2650万元,实际情况是一分钱都没到位。

  不仅如此,这一年亚华种业以往来款的名义借给南山1650万元作流动资金,竟收取了比银行同期利率还高的利息。

  2000年年报公告称,截止到12月31日,给南山牧场项目资金到位4650万元,实际仅到位2650万元。这个公开披露的虚假信息,邵阳市政府在2000年12月23日召开的会议纪要予以证实:“原定的7626万元资金目前只到位2650万元,欠拨部分亚华应按承诺在2001年3月底前拨付到位。”

  然而在记者采访时,亚华种业董事会秘书却声称:“我们的募集资金已于2001年3月1日100%即7626万元全部到位?拨给南山牧场?。”这位董秘一边说着,一边出示了湖南省开元会计师事务所关于募集资金使用情况的审核报告。但在亚华1999年和2000年的年度报告上,记者却并没有看到开元会计师事务所的盖章。

  关于亚华给南山牧场的资金究竟是多少,因为南山牧场的反映激烈和轮番派来的调查组,给出了令人眼花缭乱的调查结论。

  湖南省邵阳市城步县政府于2001年5月23日―6月2日的调查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截止到2001年3月,募集资金已全部到位。

  5月14日,省委副秘书长余长明主持的“关于亚华南山奶业发展有关问题的会议”纪要规定,“亚华种业对南山两项目总投资7625万元,应于2001年6月全部拨付到位。”

  如果亚华的募集资金在3月1日已经到位,为什么省委还要督促其在6月全部拨付到位?

  证监会长沙特派办葛伟平处长组织调查的结果又是一个版本。调查结果显示截止到2001年6月底,募集资金才全部到位。”

  据南山牧场场办主任曾庆刚、场长办主任张居鹏反映,葛处长的调查组在南山仅呆了半天时间,既不调查募集资金投向南山牧场“种草养畜”和“乳制品加工扩建工程”两个项目的实施情况,也不核实两个项目募集资金到位的实际流向情况。特派办又是怎么知道募集资金全部到位的呢?

  邵阳市督促落实工作组(由邵阳市委督查室、体改委、技术监督局、工商局等部门有关人员组成)在6月27日到7月13日期间的调查又得出相反的结论,亚华对于南山的投资只在“账上”体现为7680万元。

  双方各执一词,似乎各有各的道理。明眼人一看就知,南山牧场显然是所谓告状无门的。

  为了谋求发展出路,南山牧场将未入股的部分资产作价转让,分别由孙国树、王孝银、黄金华、周必耀四人各出资50万元,开展改制经营,并向城步县委、县政府呈报了“关于南山改制的专题报告”,提出组建湖南南山营销有限公司、南山乳业有限责任公司、南山食品有限公司三个公司。城步县体改办明确批复,县委常委会议研究批准了此报告。2001年1月,职工代表与南山牧场签定了“南山牧场所持有的南山营销公司股权转让协议书”并经公证部门予以公证,而且依法在湖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进行变更股东登记。

  三个职工全员持股的股份合作制企业宣告诞生,但是麻烦也接踵而至。2001年3月18日,亚华种业向城步县委、县政府提交《请求吊销南山乳业公司营业执照的报告》,县委副书记李德文于19日作出批示:“限两天时间内,吊销湖南省南山乳业有限公司的执照,必要时可对有关人员采取法律措施。”

  亚华举报的理由是认为南山改制导致了国有资产的流失。湖南省审计局、邵阳市审计局、邵阳市委、市政府据此多方对南山牧场进行调查,并没有发现经济问题。

  正如亚华种业董事会秘书徐远忠所说:“省委、省政府都是支持我们的。”此话一点不假。在亚华种业向省委、省政府上交的“关于请求切实维护‘亚华种业’根本利益,坚决制止南山牧场损害公司和股东权益行为的报告”上,记者看到了副省长庞道沐的批示:“请康生、月林同志过问此事,重视作好协调工作,一要维护公司统一,促进其发展壮大;二要加强对南山牧场有关负责人的教育,坚持严格要求。”

  2001年5月4日,受湖南省有关领导委托,邵阳市委明确要求要在6月底前对3个股份合作制企业和“南仔牌”予以取缔,并吊销营业执照,命令公安局拘禁三个公司的管理人员10名。随后,城步县公安局以一些员工涉嫌挪用单位资金罪先后对南山乳业的管理人员采取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并且冻结公司的银行账户和存款600余万元。公安局还扣留了公司的财务印鉴与财务资料,目前公司处于全面瘫痪状态。在历时3个月的“侦察”后,城步县公安局还没有向检察机关移送批捕或起诉。

  6月12日,湖南省委副秘书长余长明主持的会议规定:“南山牧场、城步县乃至邵阳市的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利用南山的资源、品牌从事乳业生产加工、销售。”“要在6月底前对这三家公司和南仔牌依法予以取缔,并吊销其营业执照。”

  走投无路的南山牧场最后选择了一条”自杀性”的措施,向证监会状告亚华种业:不同意亚华配股,要求立案调查这家上市公司的虚报利润、挪用和转移资金等问题。

  据透露,亚华上市募集到的4.2亿元资金已全部用完,向银行贷款5个亿也已经花光,亚华的钱到底都用在了哪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亚华内部人员向记者证实:建造亚华大酒店投入2亿元,目前还在建设中,据说一开张就会亏损;投资湖南证券公司、岳阳楼管理处;参与湖南金日电子有限公司联营走私手机,已被公安部门查处,进行房地产开发经营。

(责任编辑:admin)